泪然

这里泪然,叫什么随便
主凹凸/MC,丹厨
火影圈已退,但偶尔会产粮

已经20粉了么∑好快呐,那那那是不是可以点文了,各各各各位小可爱们可,可以点文了嘛【紧张到结巴】

【凹凸乙女向】如何骗恋人去逛街

*标题大概和文章不符
*第一次写这种,文渣,梗可能撞
*ooc我的,人你们的,丹尼尔外,是的我偏心【理直气壮】
*我对逛街的认识是什么都买,可能和你们理解不同
*有些人的性格我不会写,所以有bug,凑合着看吧【无奈】
* @安然是也 我之前说的梗,看完你的我需求不满【bu】,所以我就自己写了
开始?大概……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☞金
“金,去逛街吧。”
突如其来的语气让金吓了一跳。
“唉?外面在下雨唉。”
“没事啦,别忘了伞。”
金咧嘴一笑,抓住你的手就向外跑。
“走啦——”
“等……啊——”
最后变成了金买了一堆东西,而你却什么都没买的场景。


☞格瑞
“格瑞去逛街吧!”
“不去。”
你鼓了鼓脸,一点也不意外他的回答。
“给你牛奶。”
“……不去。”
可疑的停顿出现,马上成功了。
“好啦,给你牛奶,还给很多哦,逛街而已。”
“……好。”
计划通!


☞嘉德罗斯
看着嘉德罗斯带着伤回来,你知道他又和格瑞打架去了,轻车熟路地拿出医药箱,为嘉德罗斯包扎。
“渣渣。”
他在道歉,虽没说出那几个字,但你知道。
『啊啊,今天是逛不成街了。』



☞卡米尔
“唔……”
“怎么了。”
带着红色围巾的男孩问道。
“卡米尔,我饿了……”
卡米尔合上书,看了看墙上的表。
“时间不早了,饿也正常,去前街的甜品店饱胃吧。”
说完拉起你的手,走向了甜品店。



☞雷狮
“雷狮——”
尾音拖长的叫喊惊到了雷狮。
“干嘛。”
“你不无聊么……”
雷狮没有回答,只是静静的看着夕阳,良久,雷狮道:
“你逛街,我撸串。”
“好~”
就这样,你因为太兴奋买完东西回家时忘了撸串的雷狮,导致雷狮半夜一身酒味的回家,然后被踢出了房间。




☞安迷修
“骑士大人——”
“小姐想买什么?”
你抿嘴一笑,自家的骑士大人果然不像其他人那样。
“我想买衣服。”
“走吧,小姐的要求骑士会无条件答应。”
你看到安迷修苦笑着把早已扁平的钱包藏到身后。
然后你良心爆发没有买衣服,只买了一个冰激凌回家。







☞丹尼尔
你乖巧地坐在椅子上,看着自家恋人忙前忙后,别说逛街,恐怕连话都说不上。
虽然已经交往了一个月,但关系还像普通朋友一般。
丹尼尔像是察觉到了你的想法,放下手中的资料,走到你身边,弯腰撩起你额前的碎发,轻轻一吻。
“想什么呢,真以为我没时间?”
『啊,真是犯规啊,能知道我的内心什么的,太犯规了。』
丹尼尔眯起金色的眼眸,抬手揉乱了你的长发,道:
“明天,想去哪我陪你。”
“嗯!”
你没看到的,是丹尼尔夜晚时的努力。





—end
你们应该没有看懂最后一句话,意思是丹尼尔为了满足你的需求。为了明天能够很好的和你玩,所以熬夜来整理明天的工作,嗯

【丹秋】“我该回去了”

之前qq上的点梗,很短嗯,为什么不写炎岷,因为点梗的是我朋友,他是直男嗯
人物:丹尼尔&秋
设定:现代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午后的太阳温暖而舒缓,让丹尼尔金色的眼瞳更加耀眼。下午荼的时间总是短暂的,丹尼尔放下空的荼杯,看了看钟表,发现时间不早,拿起桌上的书,道:
“秋,不早了。”
“啊——才5点唉。”
秋说着抓住了白色头发人的衣角,不肯松手。丹尼尔无奈地看着自家恋人的撒娇,心里默想:
『明天也会来的。』
秋像是听懂了一样,松开了衣角。
丹尼尔心中温暖,柔声道:
“我该回去了。”

【炎岷】黑色曼陀罗——不可预知的死亡和爱
“籽岷!!”
战场上,一个身披盔甲的将军哭着扔下长剑,扑向一个倒下的少年。
“籽岷……振作起来!”
“……炎黄……”
少年的黄头巾已经被鲜血染红,发出一种锈迹斑斑的感觉。
“炎黄……大家需要你,不要管我了……你是将军……”
“不……不可能!我不会丢下你!”
年轻的将军抱起少年,用单手拿起长剑,一路披荆斩棘。
“将军……”
“闭嘴!”炎黄转身,举起长剑指着那人的喉咙,他的一双眼睛布满血丝,充斥着仇恨和愤怒。
籽岷快死了!
我不能让他死!

简易的医务室里,炎黄一直握着籽岷的手,一直不松开。他能感觉到他的脉搏在渐渐变弱。炎黄强忍住泪水,努力不让它流出来。
“炎黄……”籽岷睁开眼睛,唤他。
“怎么了?”
“炎黄,我知道我要走了……”
“闭嘴!我的籽岷会一直好好的!”
“……我知道我撑不了多久了,炎黄,好好的活下去。其实……我一直想对你说一句话……但是我好像说晚了……”

“炎黄……我爱你……”

炎黄猛的一震,笑了。
“真好,籽岷也喜欢我呢……”
将军慢慢的俯下身,轻轻的吻住了他的毫无血色的嘴。
这是他们第一次接吻,也是最后一次。
炎黄眼含泪水,离开了他的唇。
“籽岷……我爱你。
我们,来世见。”

三年后,将军孤身一人来到墓地,在一块墓碑前,轻轻的放下一束黑色的曼陀罗。
“籽岷,你知道黑色的曼陀罗的花语吗?
不可预知的死亡和爱情。
在那一天,我同时接触了爱情和死亡。
籽岷,你让我疯狂。这该怎么办呢。
下辈子,一定要还回来哦
听到了么?下一世,你是我的。”

“籽岷啊,我爱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end

画完新坑的前两张后,突然觉得不需要绑定画手,但想一想还是试着去找吧,自己是哪来的迷之自信不想绑画手【捂脸】

随手画的配图,就像我所说的话一样。
“就此坠落吧。”
说起来这是第一次在LOFTER上发画,是个渣我还是安心写文吧。我就不打tag了。

嘲笑、讽刺的嘴脸出现在视线中,恶心的话语传入耳中。自己仿佛一个小丑,愚蠢而搞笑。
什么都做不了。
什么都不想做。
已经无法思考了。
没有力气笑了。
哈,我为什么要笑。
对啊,虚假的笑容。
我无法露出真的笑容。
反正,只会被当成小丑罢了。
反正,没人会在乎我。我又为何要笑,为何要讨好。反正没有意义。
逃吧。
坠落吧。
让自己坠落在黑暗中,让自己逃出光明的地方。
一切都是虚假的,坠落下去吧,这样就能逃走了。
就此坠落吧,就此死亡吧。
已经没有意义了。
死了就解脱了。
就不用看你们这恶心的嘴脸了。
【笑】

只有两个嗯。
1.我姓陈
2.爱好很多,比如画画摸鱼,码文,尖叫(?)
好了没了w